返回列表 發帖

赤·祭流年

流年,不堪與艷麗完美的融洽。
  流年,過往與憧憬錯亂的交接。
  錦年,新的世界虛擬以待。
  錦年,生的城市繁華初現。
  新年的第一天,陽光依舊燦爛,寒風仍然刺骨,牆角的那盆杜鵑還是破敗艱澀的矗立,平淡無華的我行我素。流年往返,所有你不為人知的痛楚躲在某個深處,灰暗腐爛,不見天日。天荒地老,海枯石爛的盟誓早已成為屍體,不甘的人們小心翼翼的拾起他們苟且偷生,不在乎支離破碎還是體無完膚,孤獨跋涉尋求幻散的存在,原來我們都已捨棄一世繁盛,浮華被誰蕭條。
  華燈初上,小鎮已經陷入茫然失措的夢魘,是夜未央,守著昏暗的燈光,銹跡斑斑,她守著早已冰冷的身體輾轉反側,宿命的陰影籠罩一生,這樣的女子生命如艷,一世荊棘,要麼堅信到底,要麼永遠遲疑注定孤獨一生。輪迴,當你義無返顧尋找歸宿,那些所謂的理智所謂的清醒所謂的獨善其身又有多少殘留,意猶未盡的觸摸,坎坷不平的經歷,你早已不明白還有多少屬於自己,你會在某個庸暗的街燈下,豁然發現原來我們早已丟失自己,含首仰笑,想起一年前對她說,風那麼大,我們一起回家。
  2010,我祈望安定,不在追逐,不在流離,不在迎著風肆意年華,不在沉淪,不在仰望天空,不在所有一切的執意妄為,不顧一切。錦瑟年華的單薄倖福,那些道途淺薄的期盼,暖人心扉的流年始終成為遙不可及的彼岸。我們還是獨自一人,還會顧影自憐,還會夢見那些飄絮的假象,還會喜歡風衣喜歡紫色喜歡堅持己見的一切。光線透過破碎的瓷杯如流年般錯雜交痕,落敗卻不可磨滅。
  我們滿載著歲月的傷口,學會容納明媚,開始拋棄過往,我們依附快樂,丟卻破敗,我們終會贏得世界,我們定會強大堅不可摧。

返回列表